©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无授】Bruce/Jason宣言——天生一对

神威三本:

标题:Two of a kind


作者:MarySHARPEST_ROSE )


配对:Bruce Wayne/Jason Todd


粉都:DC漫画


剧透:有《蝙蝠侠》和《侦探漫画》剧透


 





“Bruce在这个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Alfred说,“他们都是孤儿。Jason像Bruce一样深陷困境,却从未服输。”



——《骑士陨落》改编小说,作者Dennis O'Neil


 



直到一切落幕……Jason一直知道我有多爱他。



——蝙蝠侠,《蝙蝠侠#618》,编剧Jeph Loeb


 


有几对CP为人所熟知,即使不萌的人也都明白他们的梗。Mulder和Scully就是这样一对,Buffy和Angel也是。虽然他们的恋爱关系并非总是故事的主线,但却能让整个剧集增色。这些CP是标志性的。


还有一些妇孺皆知的组合,人们偶尔会对着他们捂嘴偷笑,报纸杂志会将报道他们的文章加上“八一八网络‘斜线’配对”的标题。就像Mulder和Scully,他们不需要将原作标题写在自己名字的前面。你不需要说出魔戒,大家就能理解你说Sam和Frodo的互动很萌。


我今天谈到的CP影响力之广不亚于任何电视电影。今天我要说的是蝙蝠侠/罗宾,或者具体地说,BruceWayne/Jason Todd。


等等,也许你要说,罗宾的名字不是Dick Grayson吗?没错,Dick曾经是神奇小子。现在他成了独立英雄夜翼。JasonTodd是第二个穿上罗宾披风的角色。在他之后还有其他几个罗宾。


1980年代中期的大事件“无限地球危机” 的重启改写了许多角色和DC宇宙的历史,Bruce和Jason在漫画中有了两种不同的形象。我们能看到重启前的Bruce和Jason,以及重启后的Bruce和Jason。


Bruce的个性和重启前没有什么变化……也就是说一如既往的捉摸不定。蝙蝠侠的每一个编剧对黑暗骑士都有不同的理解,他的性格有很大变动的空间。重启后的剧情变得更加粗粝、更加阴暗,蝙蝠侠的性格也随之调整,但是BruceWayne的核心故事并未改变——他出身哥谭的显赫家族,因为儿童时期目睹了父母的死亡而投身打击犯罪的事业。


另一方面,Jason Todd这个人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几乎可以在同一个故事里扮演完全不同的角色。尽管如此,我坚持认为他们还是同一个人。当影视剧的主人公来到一个平行世界时,总会有这样一个场景,就是他在平行世界遇到相熟的朋友,而此人性格与他所熟知的迥异。


重启之前的Jason是一个纤瘦灵巧的少年,有金红色的头发和一双蓝眼睛。他有着强烈的探索欲望,带着不幸的阴郁,满怀激烈的爱,并且在内心深处非常勇敢。他时而表现得喜怒无常,但当他情绪高涨的时候,他的那种热情能够照亮整个房间。他调情的时候像是在玩闹,借此与别人建立友谊。他说罗宾的身份对他来说比Jason更重要。他崇拜Bruce。


我可以举出一个又一个例子,来证明重启前的Jason和Bruce之间存在的真诚而纯洁的爱。(Jason把他们的监视任务称作一次约会;记者Vicki Vale报道蝙蝠侠和罗宾“重归于好”,然后对Bruce大发脾气,因为他总是在约会的时候放她鸽子,跑去陪伴Jason;Jason把头发染成黑色,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像罗宾;还有一刊里写到Bruce最大的恐惧就是失去Jason)最终我们总是能得到这样的结论:他们深爱彼此,而且他们非常相像。当Jason第一次穿上罗宾制服来帮助蝙蝠侠时,Bruce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代。在这一格画面中Jason再一次重申了他们之间的这一联系。他们同住在一片屋檐之下,献身于同一事业,而且都固执己见,从不为人所动。


Marv Wolfman所作的无限危机期间Jason和Bruce同框的戏份不多。这个短短十二期的故事描绘了整个DC宇宙的动荡,因此Jason在这个大事件里只出现了几次。其中之一是这幅图,英雄们即将穿越无数平行地球,拯救世界。在过去,Bruce总是阻止Jason自我怀疑,告诉他他只需要尽他所能,做好自己。而当这一大事件尘埃落定,所有的角色都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危机后的哥谭是一个阴暗而可怖的城市。总有那么一些时候,竭尽所能也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




***


 


重启后Jason Todd成了哥谭街头长大的孩子。他的父亲从未露过面(Jason以为他被关进了监狱,实际上他被双面人杀害了),他的母亲被疾病折磨了多年之后,因为吸毒过量而死去。街头小子Jason首次出现时一头黑发,瘦骨伶仃(之后他有了些许肌肉,比他重启之前的版本更健壮一些),住在废弃的厂房里,叼着香烟,满嘴脏话,靠偷窃轮胎维生。随后的漫画更多表现了他如今的性格特征,他阴郁、凶狠、机敏、鲁莽、愤怒、傲慢、忠诚、勇敢。说他喜怒无常成了一种保守的评价,然而偶然出现在他脸上的笑容仍然和重启前一样光芒四射。他可以和蝙蝠女调情,一转头就用捕鱼枪刺穿一个人的手。


不过我有些太过着急了。Jason和Bruce相遇的时候,他正在偷蝙蝠车的轮胎,让蝙蝠侠抓了个现行,还被蝙蝠侠追到了他的藏身之处。这一格图是他们初次对话的场景。看他们的姿势——在这个全新的世界中,Bruce和Jason仍然契合得天衣无缝。


New Earth开启的这一年,也就是1986年,Frank Miller创作了《黑暗骑士归来》。TDKR描述了一个Jason死于任务的世界。尽管我们现在把TDKR独立了出去,一开始人们是把它看做蝙蝠侠故事的未来结局的。


所以DC和读者们已经决定了Jason终有一天无法逃脱的命运,不过这个人物的故事还是要接着讲下去。其中我最喜欢的一个场景是蝙蝠刊重启后,《侦探漫画#574》讲的第一个故事,此时Jason已经成为罗宾有一段时间了。封面展示了一个我们已知的事实:罗宾在劫难逃。


蝙蝠侠深夜拜访Leslie Thompkins(一个顽强、精干、坚毅、和平的医生,在Bruce父母去世后抚养过他),将神志不清的Jason抱在怀里,请求她“救救他”。Jason身中数弹。当Leslie和Bruce在Jason的紧急手术室之外等候的时候,他们谈论起蝙蝠侠的历史。Leslie对Bruce非常生气,因为他又让另一个孩子涉足他危险的事业,Bruce回答道,“你以为这是为了我吗?——这都是为了他——为了这个孩子免于走上犯罪道路——是为了这个自己拯救了自己的男孩。我没有选择Jason来做罗宾,是义警事业选择了他……就像它选择了我。”在下一页上,Leslie评论道,“你知道,他让我想起了你。”这张图上,画师再一次将这两个角色相提并论。


在她的回忆里,Bruce还是个在学校上学的孩子,因为打架被关了一周禁闭。最近一期Anderson Gabrych编剧的《侦探漫画》里,Bruce也说Jason总是“和人揍成一团”。


我把这一话最后几页对话录在这里。


(漫画对话框里通常都是大写字母。而Jason的话是小写,以表现他声音低弱。)


 



莱斯利:那么你呢?Bruce Wayne怎么办?


蝙蝠侠:我不知道,Leslie。我不知道他是否还存在……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成了一张面具。


莱斯利:那就想想Jason——想想你都对他做了什么。


蝙蝠侠:你以为我没想过吗?我还记得我以前是什么样子。我那时很孤独……我不希望Jason像我一样长大……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不知道当我年老体衰,还要如何与邪恶对抗……我希望Jason的愤怒能够有一个出口。我希望他能够不再怒气冲冲,过上正常的生活……但我的所作所为却是在把他推上死路。我一直认为这会是我的结局……而不是他的。也许你是对的,Leslie。也许不需要我……


莱斯利:Bruce,我不否认我一直期待有一天没有人会因犯罪而丧生……蒙面义警不再有用武之地……但在那之前,这座城市仍然需要你——而我庆幸你愿意承担这份职责。


Jason从床上坐起来睁开眼睛。


杰森:b-bruce?


Bruce匆忙赶到Jason身边,摘下蝙蝠侠头罩,轻拍Jason的头发。


布鲁斯:Jason?Jay,我的孩子,我很抱歉,我不会再让你——


杰森:你在开玩笑吗,Bruce?我们的活儿还没干完呢。



 


最后一幕是蝙蝠侠面容严肃,罗宾站在他身边,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中灿烂地笑着。旁白的画面引用着惠特曼的《草叶集》。


 


我相信一片草叶就是星星创造下的奇迹……


我手上一个最狭小的关节能使一切机器都黯淡无光


 


这是一个让人注目的时刻。《黑暗骑士归来》展示的Jason的命运是极其晦暗的,读者们也都做好了罗宾遭到致命打击的准备。但他战胜了病痛,而且即使在死神的威胁下,也从未想过离开Bruce。读者们也知道这一刻的暖意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此时此刻,这一对搭档拥有一刻温情。


 


***


 


关于Jason和Bruce的相处时刻我可以不停地讲下去,但我决定只讲最后一个故事。2004年间,Andersen Gabrych写了十一期《侦探漫画》,从#790到#800。这个系列中Jason并未出现,但这个故事和他息息相关。其中最有意思的一个场景是对Bruce过去经历的一次闪回,而这次经历和导致Jason死亡的事件几乎一模一样,只有唯一的区别,这次当事人——Bruce——从这场折磨中幸存下来了。


近年来在蝙蝠系漫画里,“像Jason”总是意味着莽撞、过分自信、粗心大意。一个角色被评价为“像Jason”几乎就是说他不是一个合格的英雄。考虑这一点,Gabrych将这样的一系列事件放进Bruce的早年经历是非常大胆的。他展示给观众,“像Jason”实际上就几乎是“像Bruce”,只不过Bruce有机会从自己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


 


好吧,他们就是这样“如出一辙”(这是重启后Jason作为罗宾出场的第一个故事的题目,由Max Allan Collins编剧的《蝙蝠侠#410》)。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配对刀糖十足。我为什么萌这一对呢?


Bruce/Jason这一配对吸引我的地方就在于他们的相似之处使得他们的互动充满张力。他们是两个alpha,磁铁的两极,随便什么比喻。他们之间矛盾重重,时而拳脚相向,Bruce挡在Jason前面,Jason违背Bruce的意愿。他们之间有两重关系:罗宾/蝙蝠侠的关系和Jason/Bruce的关系。前者早在Jason到来之前就已经建立了学生/导师、光明/黑暗的模式,而后者始终在平衡木边缘摇摇欲坠。Jason既是Jason也是罗宾,而Bruce从未真正搞清楚他到底是蝙蝠侠还是Bruce Wayne。


《蝙蝠侠》去年的刊物中讲到蝙蝠侠最大的恐惧不再是失去Jason(在Jason死后好些年这一直是他的心病),而是Jason设法回归,却成了他的死敌。当恐惧毒气使他陷于幻觉中时(Judd Winick编剧的《蝙蝠侠#629》),Bruce想象出来一个被救出来的成年Jason。


 



蝙蝠侠:你不应该出现在这!!是谁做的?这是错的,Jason!!这是错的!!


杰森:是谁做的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才重要。


蝙蝠侠: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活过来?!一切都结束了!我必须这样活下去!!你已经死去了!!


杰森:我是为了你才复活的。而且我不是唯一一个。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这些怪物都不会存在。你知道的,怪胎,疯子,杀手。他们穿上紧身衣戴上面具大开杀戒,就是为了好让你满足自己。这就是我复活的原因。我想帮助你,Bruce。你需要一个更强大的反派。


蝙蝠侠:不!!!


杰森:无论我做了什么,无论我杀掉多少人——我会杀死很多人,你永远也无法阻止我。因为你爱我。那可要比其他疯子糟糕多了,是不是?



 


近年来,蝙蝠侠的信任问题多次被提上纸面,他越来越不愿让人亲近他。在Devin Grayson作画的《哥谭骑士#24》有一个场景,Bruce说道,蝙蝠侠恐惧“承认他对某人的感情就是在签署他们的死亡证明”,背景是一系列描绘Jason空荡荡的罗宾制服陈列在蝙蝠洞中的画面。


他害怕正是他的爱杀死了Jason,他怕感情让他变得软弱,怕遭到背叛——哪怕他的所爱之人已经死去多时。如果你喜欢历经许多伤痛和挫折的配对,Bruce/Jason是个不错的CP。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糖。重启之前的Bruce和Jason一起度过了很多充满感情和欢乐的时光。重启后,这样的场景少了些,但仍然存在。James Robinson写的《美好的一天》(《暗夜骑士传奇#100》里出现的一个八页小故事)描绘了Jason当罗宾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这个故事相当精致,甜蜜而又苦涩,充满欢笑、希望、亲情还有无法弥补的失去。在其他故事里,这一对还曾经一同观看棒球比赛和参加鸡尾酒会。


 


***


 


在《UnderworldUnleashed》这个系列中(Mark Waid所写的一个迷你系列),一个自称为尼禄的反派诱惑英雄们用自己的灵魂换取他们内心最渴望的东西。


 



尼禄:你愿意付出什么……发自心底,你肯付出什么代价来让因你而死的孩子重生,改变你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旁白:尼禄喋喋不休地说着……但在蝙蝠侠耳中很快成了无意义的噪音。淹没于……一串虚弱的脚步声。


杰森:Bruce……?


尼禄强迫蝙蝠侠跪在地上。


尼禄:你想要这个,你必须这么做。你可以让他回来……只要一个字。说“是。”


蝙蝠侠看着尼禄,一秒寂静。


蝙蝠侠:不。


尼禄:可惜。


旁白:脚步声再一次响起。


蝙蝠侠向Jason追去。


蝙蝠侠:Jason……Jason,等等……


旁白:但他不再停留,消失在黑暗之中……



 


***


 


我能为这个CP写出一打萌点,为什么我这么喜爱这一对。他们的故事读起来就像是维多利亚时代的戏剧:漂亮、愤怒的儿童被富有而孤独的单身汉收养,他们的关系总是反复不定,而一切都在令人心碎的悲剧中落幕。漫画中只有很少、很少几个人物未曾复活,Jason是其中之一,他那身罗宾制服仍然空置于蝙蝠洞中。


和所有的蝙蝠侠传说一样,Bruce和Jason的故事是一个爱终至悔恨,伤痛带来暴戾的故事。但是只要一点微光,就可以照亮最阴暗的时刻。


 


***


……


***


 


布鲁斯:我想我可以驱散Jason心中的伤痛,给他一些更好的东西。


——《哥谭骑士#45》,编剧:Scott Beatty










——


译者:张三本


译注:此文是发表于LJ社区SHIP_MANIFESTO上的配对宣言。作于2004年11月,《红头罩之下》发表之前。此系节译,文中有一段是作者归档和推荐的斜线文和漫画,因年岁日久未译。


因为作者显然很久没上LJ,以及本文是安利向,故并未申请授权。若有异议还请私信或评论。


文中所引《草叶集》系赵萝蕤译本,上海译文出版社1991年版。

评论
热度(149)
  1. 非鱼原型机神威三本 转载了此文字
  2. Edwin Friesen神威三本 转载了此文字
  3. 木石已默神威三本 转载了此文字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