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博晴】叙话

*源博雅x安倍晴明
*原著向

"晴明,我在想一件事。"
"哦?"
源博雅盘腿坐在廊内,虽然说话对象是晴明,但是他的双目却始终没有离开杂草丛生的庭院,看起来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晴明就坐在他身旁随意的靠在廊柱上,右手捏了一杯酒悠哉的送到胭红的唇边呷了一口,等着博雅继续往下说。
"我在想啊……还好晴明不是坏人,否则要阻止你作恶一定要花很大的功夫。"
"嗯……是吗?"
"是啊,晴明你这么聪明,如果为恶很多人都要吃苦头了。"
"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
"好汉子吗?"
"是啊……"
"不全是这样,"博雅摇了摇头,将背挺得更直,他转头看向晴明,眼神里一如他往日的耿直又带着些激动的情感,"如果晴明是坏人,我一定无法和你结识,也不能在这样闲暇的时光来找你喝酒吃烤鱼,观赏这不可思议的庭院,那么……那样的我,说不定会非常寂寞呢!"

晴明呷了一口酒,含在口中许久才吞咽下去,线条漂亮的手指连同酒杯一起遮住了他大半面容,无法看清他此时的表情。
过了半晌时间像是静止下来,只能听到风吹动杂草飒飒的声响,晴明才把空了的酒杯放回去。
"博雅,你在给我下咒呢。"
"咒?我给你下了什么咒?"
"晴明是好人——这样一个咒啊。"
"这也是咒吗?但是我并不懂你们阴阳师这些咒啊什么的,也能有作用吗?"博雅被晴明岔开了话,情绪比刚才平复了许多,听到晴明这样说,欣喜的表情都浮在脸上。
"当然是咒了,你用‘晴明是好人’这个咒约束我的言行,当我想要做点坏事的时候,就会想到可能有人因此无处喝酒无处赏花,甚是寂寞,使我心生怜悯之情而放弃做坏事,很有用处呀。"
说完晴明将手中合拢的折扇打开掩着嘴笑了起来,甚至身体也跟着颤了几下。
"晴明!你又在取笑我了!"
"我说的是真的啊,博雅。"晴明笑够了,直起身给博雅空了的酒杯里斟满酒,捧着送到博雅面前,"我给你赔罪,别生气呀?"
博雅看晴明眉眼微弯,嘴角含笑分明没有赔罪的样子,但他就是没办法真正生气,只是瞪了晴明一眼接过酒杯哼哼了两声然后一口饮尽。

放下酒杯后,博雅想到了什么,黑色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博雅时常这样将心里的事都毫无遮掩的表现在脸上,晴明见了便开口问他,"你在想什么?博雅。"
"我在想,晴明这么厉害有没有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对我下咒呢?"
"哦?"
"虽然像这样和晴明对饮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但是转念一想又很不可思议,这里的每一个人,这里的一草一木,还有这里了不起的晴明,都像传说一样是否是真的呢?"
博雅看向晴明,目光如炬,晴明难得的被看的发慌,别过头看向自己的庭院,手却越过隔在两人之间的碗碟酒杯,轻轻的盖在博雅压在膝盖上的手。
博雅没有躲避,看了看那只葱白般修长漂亮的手,覆在手背上的指尖微凉,透着难以言喻的清冷,博雅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味晴明便将手收回藏进了白色的狩衣里。
博雅的视线跟随晴明的手又落回晴明身上,晴明顿了顿才回应他的视线,合拢起的折扇抵着下唇一字一顿的开口,"我是真实存在的呀,博雅。"

不知怎么的,博雅心里升起一股酸涩的感情,若是他们不曾结识,独自喝酒吃鱼观赏庭院的晴明又是怎样的呢?
博雅想得痴了,开口喃喃道:"哪怕现在的一切都是晴明给我下的咒,我其实身处地狱中与恶鬼精灵并行,我也甘愿被晴明的咒束缚……"
"……我真开心,博雅。"
"真的吗?"
"是啊,博雅真是个好汉子。"

-End-
感谢看到最后的各位,也是借一股东风写一写喜欢的人和一个小小的场景。
画卷里ssr全黑,sr大半黑,让我脱非入欧吧!

评论(20)
热度(141)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