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FF14|双总长】占有欲望

*艾默里克x泽菲兰

*大概会有各种各样的bug和ooc,想要写点剧情发现并不会写什么剧情,所以可以直接划到最后去戳☆吃肉,不过肉也不太香……直接点赞吧(bushi

总之,来不及多做解释了,先上车再说吧。

 

艾默里克偶尔会觉得自己是个叛逆者,明明身处伊修加德这样的宗教制国家,但是他对于伊修加德正教并没有很牢靠的精神依赖,如果神真的能够听到民众的祈愿,为何持续了千年的战争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呢?

然而这样的质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口的,只要现行体制存在一天,它们就永远的只能烂在他的肚子,不仅如此,他还要主动维持正教的地位。

就比如今天,一年一度的教皇宣讲教义的日子,同时也是历史上征龙将军击败邪龙尼德霍格的纪念日,教皇会带领贵族们亲自前往伊修加德基础层举行盛大的仪式,接济贫民。而神殿骑士团便要负责治安,防止意外发生。

庄重威严的号角响起,教皇的撵车在欢呼声中缓缓驶来,苍穹骑士团的十二骑士紧随其后,首位年轻的总骑士长微微垂首,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簌簌的抖动着,遮盖住双目中的情绪,看起来滴水不漏。

 

艾默里克坐在自己的席位上,看着泽菲兰适时的出现在教皇身边,恭敬的伸出手将年迈的教皇护上高台,再默默站在教皇身后,一动不动宛如一座不可侵犯的堡垒。艾默里克不由的眯起眼睛,台上的泽菲兰曾是横在自己前方的一座大山,为了翻过这座山,他和泽菲兰保持了相当长时间针锋相对的关系,只可惜这位小心谨慎的前神殿骑士团指挥官并不懂得涉足伊修加德的利益网络,缺乏人脉和手段的他注定不会成为他人争权夺利的资本,自然也不会有人支撑他上位。

 

说不上是心灵感应还是艾默里克的视线太过直接,泽菲兰难得的抬起头看向了艾默里克这边,目光相接的一瞬间艾默里克看出台上的人有些吃惊,不过对方很快就用微笑掩过,继而冲他微微点头,有一丝羞涩。

 

"这个人真是……"

真是、真是什么呢?艾默里克竟然无法继续心中的自问自答……他见过无数次泽菲兰教育下属时严厉的模样,也知道泽菲兰在战场上豁命时有多么凶残,但是泽菲兰偶尔沉默乖巧的样子却总是让他联想起小动物,想要轻轻的抱在怀里,再慢慢的理顺毛发,看他舒服的眯起眼睛软糯的靠在怀里。

 

回过神来时,艾默里克发现教皇的宣讲已经接近尾声,老人将手中的权杖微微抬起示意结束,听到民众的欢呼和鼓掌满意的扬起笑容慢慢转身离开高台,只等着苍穹骑士团护送他回到教皇厅,属于他的部分就结束了,接下来无非是统治者打着爱民的旗号施舍给基础层贫民一些食物,无论这些人是否真的愿意接受这些东西,都会被驱赶着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排起长队,艾默里克已经看惯了这样的场面,小声的叹了口气又迅速换上惯常保持的微笑。

 

等到庆典活动全部结束,艾默里克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神殿骑士团总部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温度也降下来甚至飘起了小雪,还好没有堆积的公务需要处理,否则这位外人看起来平步青云的总骑士长说不定会陷入完全的失落。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身体重量完全倚在靠背上,但是很快就被硬木质地的靠背和铠甲硌的重新直起身,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这真是个不舒服的位置,各种意味上的。

 

那个之前和自己争这个位置的人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艾默里克不怎么抱期望的拿出和泽菲兰的个人通讯贝,短暂的呼叫音之后竟然很快接通了。

"艾默里克卿,发生什么事了吗?"通过通讯贝传来的声音有些空洞,但是语气依旧是一贯的严肃风格,这让艾默里克突然想要逗一下这个人。

"如果想见你算是事件的话,能请泽菲兰卿帮忙解决一下吗?"

对面沉默了片刻,艾默里克听到明显的叹息声,像是妥协了一样,"时间和地点?"

"还是老地方,就现在。"

 

艾默里克所说的老地方,是他的个人住所,就在伊修加德基础层,家里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只是雇人定期打扫,而他也更喜欢待在神殿骑士团,与这里的骑士们同吃同住,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他才会回去,就比如今天。

艾默里克在家中脱下铠甲换上柔软舒适的居家服,在二楼寝室里十分悠然的沏了两杯红茶,挑开一直遮起的窗帘,抱着手臂斜靠在窗台上,借着传送水晶旁昏黄的灯光勉强辨识着传送过来的人,直到一个身影出现艾默里克的眼睛中突然闪过了一丝光彩。

毫无疑问那是泽菲兰,艾默里克再熟悉不过的人,只是今天的装扮有些朴素,棕色的麻布斗篷服帖的笼着全身,只能隐约看到半张脸,又因为白色的呵气而变得朦胧,艾默里克从上方看着,缺少铠甲支撑的人竟然让他产生了对方只是小小的一只的错觉。

艾默里克看到泽菲兰左右张望了几下,然后迅速消失了。

很快楼下传来开门的声响,紧接着是逐渐清晰且沉稳的脚步声,踏着木制的楼梯咯咯作响。

 

泽菲兰推开卧室门后第一眼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即使知道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还是本能的紧张起来,同样依据本能迅速转身,然后——

说不上是意外还是不意外,他撞进一个人怀里,然后被推搡着靠在放着红茶的小圆桌上,银质的勺子蹭着做工精致的瓷器落在桌面上,茶水也洒了出来。

"等等、艾默里克卿……"泽菲兰将艾默里克推开一些,兜帽早已在刚才的撞击中掉下来,露出金色的头发和湖绿色的眼睛,他抬头看向艾默里克,而对方只是保持着微笑等他说出停下来的理由,"你的茶还没……"

"现在可不是喝茶的时候,泽菲兰卿。"艾默里克不等泽菲兰把话说完就打断了,虽然这是不礼貌的,但是他明白这个时候把主导权留给泽菲兰,泽菲兰一定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让他停下来。他把泽菲兰这种行为归结为害羞而并非真的不愿意,而解决的最好办法就是他要足够强势。


这里上车→

-END-

感谢忍受着贫乏词汇量和糟糕细节描写看到最后的你。

让这位总长欺负了那位总长x内心十分的愉♂悦!虽然……自己再看一遍真的根本就不!好!吃!_(:з」∠)_

话说昨天向海德林许愿,如果魔航船给我掉裤子我就开车,结果三次了也并没有掉,想必是不符合海德林的口味,唉……

出卖我的爱,不如去跳舞♪写完之后再看一遍,不如去跳舞♪


评论(25)
热度(39)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