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枪神纪|猴医】红妆(中)

*CP为年组王子乔×暮行雨

*导烈有,祝和×常夏

*BE,角色死亡有,不过这次更新的部分还是没有涉及到


中.

新娘抛捧花是婚礼的保留节目之一,也是常夏最热衷的一项,拍完了合照她便提着婚纱踩着小高跟要抛,起劲的样子丝毫没了刚刚仪式中的矜持,一旁的祝和歪斜着身子靠在王子乔身上直呼没眼看了,被常夏瞪了一眼才赶紧站好歌颂起了媳妇儿解救单身男女劳苦功高。

 

暮行雨保持着温和的微笑站在人群外围,她对结婚不甚感兴趣,不然也不会等到现在。

王子乔偷偷摸到她身边,拽了拽她的衣袖,“怎么不去?”

“这么想看我嫁出去?”

“嫁给我的话当然着急。”

“……”暮行雨没有看着王子乔,眼神随意的瞟着,看到站在常夏身边穿着伴娘礼服的龙吉,“龙吉也挺不错的,和你又是搭档……”

“我只把她当作妹妹!”王子乔听暮行雨这么说,怕她误会了什么急忙打断她的话替自己辩解。

“嗯。”暮行雨顿了顿,抬头看向王子乔,“我只把你当作弟弟。”

 

暮行雨说得果断,王子乔一时语塞,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暮行雨将视线重新回归到热闹的人群中,看起来也不打算将谈话继续下去。

王子乔叹了口气,转身回到祝和身边,暮行雨又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一向淡然的眼神中难得的闪过一丝犹豫。

 

婚礼仪式虽然是西式的,之后的酒席却还是要办,王子乔作为伴郎理应替祝和挡酒,只是这伴郎当的有些太过称职,宾客们很热情,一轮下来便晕晕乎乎。

暮行雨从霍光和蒋文手里接下王子乔时,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一旁赵公明和曹佾忙得团团转,霍光和蒋文只让暮行雨带着王子乔先去休息,便接着去忙了。

 

暮行雨架起王子乔出酒店打车直接回到巫山茶居,王子乔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看起来挺瘦的,实际上都是练实了的肌肉,重得很,暮行雨连拖带抱的把他弄到休息室的床上花了不少力气。

 

“呜……瑶姬、头疼……”

王子乔刚沾了床就开始不安分,手臂压着额头左右打滚,暮行雨来不及给他泡醒酒茶,急忙松开他扎的严实的领带,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让他缓缓。

“瑶姬,瑶姬……”

暮行雨被他叫得有些烦了,叹了口气回道,“我在。”

听到暮行雨的回应,王子乔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她的双眼蒙着一层雾,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借着酒劲不由分说的把暮行雨大力抱进怀里。

“子乔?”

暮行雨试探性的推了推人,但是王子乔却一点都不肯撒手。

“我知道、你嫌我比你小……”

王子乔将头埋在暮行雨的肩头蹭了蹭,絮絮叨叨的开始自说自话。

“我已经长大了,我能保护你。”

“别把我当成小孩,也不要把我当成弟弟……”

“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我要娶你……”

“你穿嫁衣肯定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刚好我是全世界最帅的。”

“你看祝和跟常夏多好,我、我们也能和他们一样好,不对……是比他们更好……”

“……瑶姬、你说句话啊——”

即使醉酒的人也多少有些清明,暮行雨一直没有回应他也开始耍起了小脾气。

“唉、还说不是孩子……”

暮行雨无奈的抬起一直垂在膝上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让我说什么?”

 

“说——”王子乔松开暮行雨,混沌的大脑有些转不过弯,他迟钝的挠着头发,似乎终于想到了想听的话,“好。”

“嗯?”

暮行雨没有听明白这个醉鬼的话,下意识的哼出声表示不解。

王子乔突然按住她的肩膀,低垂着眼眸一点一点靠近,在彼此的双唇凑近时才停下,呼吸间沾染的酒味萦绕鼻尖,有些苦涩,他压着嗓音开口,“瑶姬,嫁给我。”

——好。

 

可惜王子乔没有听到这个想要的答案,他迷蒙的意识也不足以支撑他继续对话,就这样倒在暮行雨的身上沉沉睡去。

 

两人维持着交颈的姿势看起来亲密无间,暮行雨听着耳边气息均匀的呼吸声,微皱起好看的眉头轻咬下唇,末了才抬起手臂抱住王子乔的腰,偏过头小心翼翼填补上刚才缺失的吻。

王子乔似乎比之前壮了些,肩膀也宽了些……暮行雨内心细细的比较着,这潜移默化的改变最难察觉,缓过神来时,那个矮自己半头的小尾巴已经能轻松将自己笼在怀里,说着好像大人的话。

 

王子乔醒来时已是凌晨时分,他动了动手指觉得不自如,侧过身子用力眨了眨眼睛才看清楚伏在床沿的人,一手搭在他的手心上五指交握着,他动动手指她的手指也跟着动了动,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指间漫上心尖。

王子乔的嘴角不由的翘起,他轻手轻脚的从床上坐起来穿鞋下地,暮行雨还是被他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坐起来。

“哎呀……你快睡吧。”

王子乔急忙哄着半梦半醒的暮行雨把人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后在旁边的八仙桌旁坐了一夜。


-TBC-

这篇我已经码出内伤了_(:з」∠)_

评论
热度(4)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