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兰德×玛蒙】血色月光(完)

*CP向为血族领主兰德×暗灵死神玛蒙,时间线为玛蒙毁容前到玛蒙毁容后

*前面请戳 1 2 3

4.

“玛蒙先生,安排就是这样,请问还有什么疑问吗?”总部派来的人将最近需要做的事和玛蒙交代完,但是没有得到玛蒙的回应,他抬头看向这位正在放空的新晋骑士,有些无奈的抬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玛蒙这才对他眨眨眼睛回过神,随后向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企图蒙混过关,他叹了口气只得把刚才所说的重复一遍,中途反复确认面前的人在听。

虽然任命书已经下达,但是离仪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尖刺城也一些工作需要交接,所以总部决定玛蒙继续之前在尖刺城的工作,等到一切都处理妥当再回总部。

玛蒙这样没办法安分下来的人听到后欣然接受,比起让他现在去学习繁琐的礼仪,不如和那些丧尸战个痛快。

 

玛蒙结束一处战斗后从空中掠过直接飞向队长所在的区域,看到聚集起来的僵尸便直接将弹匣中的导弹发射出去,有了这空中打击的配合,很快便消灭掉了那些丧尸。

他低头看到队长正看向自己,于是停留在空中回以一个自认潇洒的敬礼,在收到队长一脸无语的表情后慢慢降落在那些尸体之间。

玛蒙用脚尖拨了拨残肢断臂,露出一张惊悚可怖的脸,他们曾经是人类已经毋庸置疑,但是变成敌人也同样是事实……

 

玛蒙抬起头跨过尸体走向靠拢过来的其他队员,队长远远的向他招了招手,他正准备回应却突然看到对面所有的人一瞬间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玛蒙!小心!!!”

玛蒙感觉到身侧有什么东西快速接近,他转过身本能的向后闪开,甚至没有看清那只丧尸是什么种类,仅仅是一瞬间,眼前一片血红——

“啊!!!——”

尖锐的痛感占据了大脑,玛蒙捂住眼睛踉跄着摔倒在地,成汩的血液穿过指缝流出,浸染了胸前大片衣襟,口鼻中满满的血腥味。

——怎么了……怎么了?

玛蒙无暇思考发生了什么,痛感引发了一阵天旋地转,最后失去了知觉。

 

昏昏沉沉中他听到一些对话的片段,队长的斥责声透过厚重的监护玻璃窗失去了原有的声嘶力竭,颤音却显得尤为明显。

 

两个小时前昏厥的玛蒙被救下,随行的医生迅速给他做了急救处理,一行人手忙脚乱的把他抬出尖刺城送往医院。一路上玛蒙无意识的紧紧抓着队长的手,直到进手术室才被迫分开。

闻讯赶来的总部官员急得团团转,队长坐在楼道的椅子上也心急如焚,玛蒙身边突然窜出名为跳蚤的丧尸用几乎可以撕裂一个人的力量挥下了它的指爪,回想起玛蒙面前突然绽开的血花依旧惊心,他的手不由的紧紧扣住膝盖,手背上的青筋暴起,指尖也用力到泛白。

随后这位队长无奈的松开手,抹了一把因为愤怒而发僵的脸,然后他双手合十开始默默祈祷,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祈祷了,每当他的队员受伤、失联甚至阵亡时他都会祈祷,而这时候他总是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全知全能,能够在队员有危险时把他们救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希望寄托在神明身上。

想到这里队长苦笑着叹了口气,人啊——即使拥有了文明,在遇到无法处理的事情时,也只能卑微的祈祷。

 

然而两个小时的等待并没有换来好消息,当从医生口中听到玛蒙的左眼几乎无法视物时,脑子“嗡——”的一声开始作响,无法平复的失落瞬间转化为暴怒,他一把抓住医生的领子吼出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给我治好他!他的能力现在去后方太可惜了!”

 

年轻优秀,接到任命书的玛蒙,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玛蒙听到队长和医生的对话握紧了拳头,他即使之前对新的职位有所排斥,也并不代表他甘愿终生碌碌无为,想到再也无法高飞的自己思绪便翻涌起来,只是疲惫和疼痛并没有让他考虑太久便沉沉入睡。

 

这一晚玛蒙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一个身着黑袍的人出现在他的床边,尖顶的兜帽将全部面容遮蔽,无法看清他的样子,但是这个形象像极了书中形容的死神。

“……要死了吗?”死神模样的人向他缓缓伸出手,只有森森白骨没有包裹着一丝皮肉,玛蒙不由的紧张起来,但是他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骨架触碰到自己的脸,温度出奇的冷。

“不用害怕。”像是读出了玛蒙的内心,死神的手指轻轻的抚上他的头发,像是安抚受惊的孩子一样,就在玛蒙放松的同时,一把撕掉包扎着左眼的纱布。

“啊——”血液凝固使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和纱布粘在一起,这样用力一撕伤口重新开裂,玛蒙疼的叫出声来,他伸手想要去摸自己的眼睛却被那只手骨按下。

玛蒙勉强挣扎了几下也没有什么大的用处,原本只靠右眼可以看清楚的视物此时都蒙上了一层血红色的阴影,黑袍人的身体动了动,弯腰贴近玛蒙。

“我可以让你的眼睛好起来,但你以后要与僵尸等邪恶生物战斗到底,就让这道疤痕……”这么说着,他用指骨轻轻划过玛蒙脸上那道穿过左眼的伤口,“作为你和我的契约吧。”

对方的声音轻轻抚过耳畔,如果不是玛蒙看到兜帽下是一只口中含着鬼火的头骨的话……

——这一定就是死神了吧。

玛蒙怔怔的点了点头,他似乎看到了那只头骨在笑,紧接着他的身体起了变化,他只觉得伤口开始愈合不再疼痛,眼睛也渐渐恢复清明。

“咦……?”

死神的疑问声在玛蒙脑海中响起,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不记得,只知道他醒来时已经是翌日清晨。

 

玛蒙有些怀疑昨晚发生的只是一场梦,他摸了摸脸颊和眼睛,纱布已经不在了,他又反复检验两只眼睛的视物情况后,终于确定自己的眼睛完全没问题了。

玛蒙坐起来活动了活动肩膀想要下地走走,恰好值早班的护士在此时推门而入,心情大好的玛蒙对上对方的视线刚要抬手和她打招呼,对方却突然瞪大眼睛跑了出去。

虽然没有第三个人在场,玛蒙悬在空中的手还是有些尴尬的转为挠头发,“这就吓到了?”

虽然这样调侃着玛蒙还是把护士的反应当做是吃惊,现在应该是去通知医生了,于是他起身进入卫生间想简单梳洗一下,卫生间的门正对着一面镜子,门一打开玛蒙就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

“什……”

 

镜子中的人是谁?!

玛蒙一步跨到镜子前,手掌按在镜子旁边的瓷砖上,凑近仔细看镜中映出的人脸。

从额头穿过左眼直至左腮的狰狞伤疤,太深像是挖去了一层肉,导致伤疤周围一圈原本完好的皮肤也跟着皱了起来。

原本白色的眼球变成了黑色,而棕色的瞳孔变得金黄,满头的银发也长出了一丛黑发。

 

面目全非。

 

队长赶来时玛蒙已经被枪抵着脑袋压在审问椅子上,玛蒙没有抵抗,也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低垂着头默不作声。

“玛蒙……?”玛蒙听到队长的声音慢慢抬起头,队长看到他的脸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向他走过去,“这是怎么了?”

但是他没走几步就被身边的人拦下来,一个医生解释道:“尖刺城的丧尸是由钋元素的污染导致的变异,理论上这些丧尸是不具备感染性的,但是也可能有例外,不然我们无法解释玛蒙先生身上发生的事。”

“你是说玛蒙有可能产生异变?”

“没错,虽然目前来看他的检测报告并没有什么异常……除非他可以给出什么解释。”

玛蒙觉得鼻子有些泛酸,抿抿嘴唇声音喑哑着叫了一声:“队长……”

 

之后玛蒙一五一十的把昨晚的事复述了一遍,一开始没有人相信但是经过一系列繁琐的检查后,仍然毫无头绪,又迫于玛蒙一级骑士的身份,只得就此了事。

总部的官员根据玛蒙所叙述的内容进行了宣传,他们把玛蒙塑造成死神派往人间的使者,“暗灵死神”的称号很快传遍了整个国度,这次的遭遇反倒为他镀了层金。

 

终于到了授勋仪式这一天,玛蒙和其他六位骑士都身着服装设计师为他准备的礼服,坐在马车上沿着城市的主干道进入皇宫,整个仪式经过惊心策划,每一项都进行的有条不紊。骑士们向国王宣誓,国王举起剑背依次轻轻的点在他们的肩头。

 

玛蒙之前的小队挤在屏幕前看网络直播,当出现玛蒙的特写后都忍不住拍手,最后不知是谁带的头,呜呜嘤嘤的哭成了一片。

 

尾声.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圣裁军团抵达特兰西瓦尼亚,玛蒙觉得认识他们是一种缘分,这些新的同伴每一个都是有故事的人,有些人比自己经历的还要多。

 

虽然他们相处时间不长,但是雷根早已摸清了所有人的性格。

“玛蒙这里你来过,所以初次探查就交给你,遇到突发情况不要恋战,优先撤退,其他人外围接应。”

 

“收到。”玛蒙点点头直接起飞出发。

 
时值深冬,又在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玛蒙在空中极速飞行觉得脸被风刮得生疼,急忙把一只图案诡异的黑色面罩戴上。
在他进入特兰西瓦尼亚时,这里的主人便已经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气息,赤红的双眼在黑暗中露出愉悦的光彩,他把盛着血液的高脚杯放在桌上,起身去迎接他的猎物。
玛蒙径直飞到古堡中心的高楼,沿着楼顶的边缘小心翼翼的向下观察。

“哦?”
兰德循着他的气息来到附近,却发觉他身上还有一股完全陌生的气息,但是他依然不紧不慢的登上顶楼,出现在玛蒙的视线中。
玛蒙背对着恰好越出地平线的朝阳,阳光将他勾勒成一道描了金边的剪影,晃的看不清面容。
“什么人?!”玛蒙看着面前的人,立刻扛起炮筒防御,他觉得面前的人很熟悉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这个人是谁,不过出现在这里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人。
兰德一步一步接近玛蒙,抬起一只手亮出尖锐的指甲。
“血族?”看到兰德的手玛蒙没有再犹豫,直接向他发射出一枚导弹,“去死!”
导弹虽然击中了兰德,却并未对他造成损伤,华丽的紫色锦袍上甚至没有沾上灰尘。
玛蒙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差一来就遇到了高阶血族,上一次来这里他和几只低阶缠斗可没这么难对付,虽然最后他输了。
——输了……然后呢?
看着这个吸血鬼玛蒙心里闪过一丝悸动,一晃神对方就贴近到面前,一把握住了他拿着火箭筒的手腕。
近距离的贴近兰德终于能仔细看清楚玛蒙的脸,玛蒙脸上的变化触目惊心,甚至让他怀疑自己对人类气息的辨别力,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撕下玛蒙脸上的面罩,当他看到长度惊人的疤痕可憎的盘踞在脸上时,眉头不由皱在一起,伸手从疤痕的开端慢慢摸到末尾。
“那些人类对你做了什么?”
原本充满活力的青年因为面容的改变而显得抑郁阴沉,如此近的距离他身上那种黑暗的气息在兰德看来似乎变得有形,环绕在他周身。
兰德有些愤怒,玛蒙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他有些后悔将他放走,如果早知道他会变成这样,不如把他一辈子都囚禁在这里。
而玛蒙只是摒着呼吸垂下眼眸,视线随着兰德的手指移动没有说一句话,血族手上的体温抚在脸上很不舒服,但是有种熟悉的感觉使他的心怦怦跳动。
玛蒙很快否定了这种想法,面前的人是他们最憎恨的异端,曾经有队友死在这些异端的手上,心跳加速只是因为紧张,他的另一只手正在慢慢背转到身后摸上别在腰上的手枪。
“你不认识我吗?玛蒙。”
“我为什么要认识一只吸血鬼!”
玛蒙用力甩开对方的手,将填装着银制子弹的手枪从身后拔出,毫不犹豫的向着兰德的脑袋开枪。
子弹冲出膛的声响划破了清晨的宁静,敏锐的血族们闻声开始骚动,有些人抬头看向声源点发现了对峙的主人和他的猎物。
玛蒙察觉到这座凛冬古堡开始复苏,他趁着兰德避开子弹的时机迅速向后退了几步,从楼顶一跃而下。
兰德想要伸手去抓却没能抓到,他慢慢走到边沿寻找玛蒙,玛蒙早已用他背上的喷气背包逃向古堡外围。

“哈……人类。”
兰德看着玛蒙时不时回望的身影难得的笑出声,逃跑时的样子倒是一点都没变。
兰德嘴角挂起温和有礼的微笑,转过身依旧踱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只是眼中闪过一抹猩红的光彩出卖了他此刻翻滚的内心。

 

这,只是个小小的开始。

 

-END-

完结撒花❀终于有一篇连载打上END的文,觉得自己真了不起。

关于可能存在的玛蒙失忆的问题最后再解释一下,死神在治疗玛蒙时发现了他对兰德比较不寻常的情愫,为了使契约能长久维持下去便抽空了这部分记忆。

虽然强行增加了兰德的戏份,但结局到此是BE这点毫无疑问,就不再多做开放设想。

@红叶绯羽 AT一下原梗主,讨论的时候想过强行HE的方法,不过最终决定这样也不错,虽然还是有很大的出入,有很多细节没有写到,嗯……看在我完结的份上原谅我吧(。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下个脑洞见(。

标签:枪神纪
热度: 4 评论: 6
评论(6)
热度(4)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