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兰德×玛蒙】血色月光(2)

*CP向为血族领主兰德×暗灵死神玛蒙,时间线为玛蒙毁容前到玛蒙毁容后

*上篇→

 

玛蒙踏出特兰西瓦尼亚立刻与总部取得了联络,当日便和还停留在当地的小队汇合,之前的战斗小队损失了几人,最近几天对内气氛都很压抑,所以玛蒙的归来让大家喜出望外,还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宴会。宴会上众人围上来询问失踪这几天人在哪里,又发生了什么?玛蒙伸手揽住队友的脖子,嬉笑着扯谎。

“受了轻伤在树林里被当地的居民救下,那个善良的哥们儿说我昏迷了几天,所以没办法和你们联络,行动方便了才能来找你们。”

玛蒙很谨慎,他绝对不会把最近几天发生的事告诉任何一个人,在纪律严明的军团中,那些事只会给他带来麻烦,他几乎不用想都知道位高权重的大臣们会问他什么问题。

为什么没有被杀死?为什么没有被转化?为什么会被放回来?中间发生了什么?甚至会问是不是在和那些被上帝抛弃的生物勾结对人类不利?

这些问题他恰巧也不知道答案,包括最后一条,毕竟有过失去知觉的时候,这中间身体是否被做过什么手脚他也不能确定。虽然目前没有什么异常,但是一细想他就没来由的心慌和紧张,这个问题像个无底洞越想越让他不知所措,突然僵住的表情与宴会欢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旁边的队长看到玛蒙这副吓人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拎着酒杯和他手上的酒杯轻轻对撞,“怎么了?”

玛蒙回过神来嘿嘿一笑,把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小声的答了一句,“心有余悸呗。”

队长看到玛蒙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按住他那一头银发一阵揉搓,用酒杯砸着桌面吸引宴会上所有人的注意力,“你们听到玛蒙刚才说什么了吗?这小子怕啦——他竟然会害怕!”

听到队长的话所有人都跟着笑起来,故意取笑玛蒙,玛蒙挥开队长的手站起来替自己辩解,“没有!我没有!”

可惜没什么用,大家借着酒劲的欢闹声将他的声音完全盖住,队长取笑够了拉了拉他的胳膊让他坐下,取来酒杯又给他斟满酒,小声道:“玛蒙,对不起……”

“嗯?”玛蒙被这突然的道歉搞得有些摸不清头脑,“队长怎么了?”

队长略微停顿一下,才慢慢开口,“那天我们逃出来之后,又潜回去对失去联系的队员进行搜寻,其他人的尸体都已经找到,唯独没有找到你的,但是时间紧迫没办法久留只能单方面认定你已经阵亡,如果知道你还活着的话……”

历经无数战斗的队长此刻看起来有些沧桑,也许是出于愧疚,也许是出于欣慰,嘴角的笑容看起来苦涩极了。玛蒙急忙放下手里的酒杯安慰一直带领着自己的队长,“队长你做得对,不要自责,而且我还活着啊!”说着他捶了捶自己的胸,“你看我结实得很!我们回去吧,一起回总部!”

队长用力拍上他的肩膀,点点头:“嗯,任务结束,总部的调令也已经下来了,后天就可以启程回总部了。”

“好。”

 

无论是对这支小队还是对玛蒙,这里都充满了糟糕的回忆。一天之后总部的飞机到达,他们带着烈士们的尸体带上飞机,回程路上很安静,没有来时的意气风发,都各自向神明祈祷着。

任务结束的并不圆满,没有欢迎的队伍,不过总部还是派人在停机坪接应,他们在接应人员面前列好队,等着接应人员宣布总部的安排。

总部派来的这位接应人员一席西装革履,看起来不像是战斗人员,只是一个秘书样的人物,他做作的捏着领结用力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由于你们小队在任务中和血族有近距离接触,所以总部决定你们休息一晚,明天接受全面的身体检查。”

小队的成员听到这个指示都动摇起来,玛蒙把身上的行李往地上一撂,“总部什么意思?”

“这是以防万一。”

“万一?!你睁大眼睛看看,我们这些人里有哪个像吸血鬼!”接应人员的态度让玛蒙觉得更加不爽,向前迈了一步恨不得揪起对方的领子,玛蒙的队长才赶紧把玛蒙拦下来。

接应人员把接应人员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看到玛蒙被拦下后跳脚的尖着嗓子指向玛蒙喊:“你敢违抗上级的指示?!你,你叫什么名字!”

“对不起,他是新兵不懂事。”队长的军阶虽然高,但也比不上能每天在上级身边说话的小秘书,只能陪着笑脸还不停的给玛蒙使眼色让他道歉。

玛蒙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的嘟囔了一声对不起,借口自己不舒服便拎着行李直接离队了。

回到宿舍玛蒙把行李一扔,鞋子也没脱直接爬到床上,翻了个身用手臂遮住眼睛反省刚才自己的失控,他不仅因为总部的不信任感到愤怒,还因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恐惧,为什么在他拒绝成为吸血鬼后兰德不杀了他而是放他走,除了那件事兰德还对他做了什么?

——那件事……那件事……

像是梦魇突然袭来,玛蒙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冷汗已经沁出毛孔布满了全身,加速跳动的心脏如擂鼓一样在胸口咚咚作响。玛蒙觉得那一瞬间解放的快感这辈子都忘不掉了,一回忆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可是这又成为了提醒他那个无法解释的问题的契机。

 

那一晚玛蒙做了一个噩梦,梦里自己尖锐的獠牙和锋利的指甲疯长,无论他怎样拔除都会很快长出来,身体变得异常冰冷,小队的成员都不敢靠近他,他想要辩解却抓伤了队友,瞬间队友的面孔狰狞起来,举起武器对准自己。他很害怕,推开队友狂奔,跑到筋疲力尽,抬起头来看到天上挂着的血月,自己已经回到特兰西瓦尼亚,而让他变成这样的人就站在月下,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随后惊叫着从梦中醒来,把同寝的室友也惊了起来,揉着眼睛问他发什么疯,玛蒙反复确认他的指甲和牙齿没事才轰室友去睡觉,自己起来冲了个凉水澡,翻出电脑查阅人类变成吸血鬼的途径,看到有所谓的“潜伏期”时,整个人像被泼了盆冷水,但是再深入查就查不出什么结果了。

玛蒙无力的靠在椅背上,自嘲的笑了起来,最擅长对抗血族的“专家”,同时也是最害怕变成那样低阶无脑只知道杀戮的血族……

 

即使不断说服自己身体没有被动过手脚,还是一夜无眠,第二天即使很不情愿,玛蒙还是拖着身心俱疲的身体去进行了检查,他努力做出无所谓的样子,和检查的小护士有说有笑。

经过一系列细致的检查后玛蒙穿着衣服问陪了他一路的护士,“美女,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护士眨了眨眼睛笑道:“怎么啦,你这么着急?”

玛蒙挑了挑眉毛搭上护士的肩,“我想赶快复职赚钱啊,不然怎么娶老婆?”

护士撇撇嘴“哦”了一声,“下周带着你的身份识别卡来取报告。”

“你多看我几眼,到时候我直接刷脸行吗?”

“不、行——你烦死了!”护士把他推开又气又笑,“快走吧,别打扰我工作。”

 

一周对玛蒙来说是个煎熬,他既想快点知道结果,又害怕结果是最糟糕的情况。总是没事就翻看相关资料,旁敲侧击的向前辈询问是否有“潜伏期”这个说法,不过谁都给不了他确切答案,有的人说有,有的人说没有,队友们笑他被血族打怕了,他就闹着反讽回去,气势一点都不差,可是闹完又开始一个人郁闷。

 

终于到了出结果的那天,玛蒙带着身份识别卡找到之前的小护士,小护士哼了一声把报告拍到他面前,首联和第二联已经不在了,只有自己留底的第三联。

“给,好着呢。”

玛蒙接过报告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才松了口气,没有狂喜,没有兴奋,只觉得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他把报告属于自己的一联折了折塞进口袋里,对护士挤挤眼睛。

“谢了,宝贝儿。”

-TBC-

对之前的设定做了一些修改,私设了玛蒙受伤之后才加入圣裁骑士团,目前分散在各自的小队,文里的队长只是玛蒙目前的队长,不是雷根或者圣裁骑士团内的其他成员。

本来是想写一篇纯肉文的,结果拖拖拉拉的没写到H的部分,我真是纯洁的不行(你走

感觉下一节也不一定能完结的了,不过先这样吧(你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下节见/

标签:枪神纪
热度: 6 评论: 3
评论(3)
热度(6)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