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小打小闹(下)

*拖了超久的生贺终于搞完了,可喜可贺 @花开浮茶。 

*校园架空,OOC慎入

*前面请走   


张佳乐知道孙哲平出事是在从外地联考回来的那天晚上。

一伙人来车站等张佳乐,平时都站最前面的孙哲平这天却蹲在人后,张佳乐走近一看才发现他的左手腕打着石膏挂在脖子上。


“大孙你这是怎么啦!”

张佳乐看到他绷带下的五根手指都粗了一圈,红得发紫,比猪蹄还难看。

“没事,小伤,边走边说吧”


孙哲平在张佳乐走后第二天出车祸了,说是车祸也不严重,就是早上骑着摩托车通过路口时突然窜出一条狗,孙哲平为了躲它翻了车。一开始还没什么,可是到中午左手越来越疼完全肿了起来,像孙哲平这么皮的人都疼得受不住了,赶紧跑到医院一查才知道骨折了。


“疼不疼?”张佳乐听完孙哲平讲述的经过,小心翼翼的拉过他的手看了看。

“不疼。”

“多久能好?”

“三四个月吧。”


三四个月意味着什么两个人都很清楚,孙哲平没办法再以体特的身份参加高考,也没办法遵守此前的约定。


“对不起。”认识这么久,张佳乐第一次听到了孙哲平这么实在的道歉,转头看看平时趾高气昂的人,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对不起我什么啊,也不是你自己想摔的!”

孙哲平沉默了一会儿,几次开口想说什么都没说出来,憋了半天用极小的声音“汪”了一声。

张佳乐以为自己听错了,吃惊的看着孙哲平,但是后者的眼神却无比认真。


“骗你是小狗。”

“别这样……”张佳乐鼻子一酸,突然觉得要是没人自己可以哭出来,“那……你有什么打算?”

“听家里的安排,出国留学。之前都是我自己的决定,现在也是时候接受家里的意见了……”孙哲平说完发现张佳乐快哭出来的样子,本能的认为张佳乐迅速脑补了一套青春偶像剧的剧情,急忙解释,“你别多想!我家人不是那样的,之前的决定他们也都很支持,是我自己搞砸了!”


张佳乐依然哭丧着脸,“就你那英语水平还出国留学,外国人不得把你给卖了啊……”

“也没说非要去说英语的国家啊!”

“那还不如去说英语的国家呢……”

“啧……”


孙哲平彻底沉默了。


之后,孙哲平决定去德国,到北京读预科班时张佳乐还奋斗在高考第一线,联考结束没有理由继续赖在画室,张佳乐又回到了气氛压抑的教室,过着和每一个普通高三党一样紧张的生活,送孙哲平还是偷偷跑出来的。


孙哲平离开没有欢送会,只是和朋友们匆匆告别。K市的冬天本是不冷,天气也总是很温和,那天却难得刮起了强风,吹得张佳乐眼睛都睁不开,一抹全是泪。


“保持联系。”这是孙哲平留给所有朋友的话,却是看着张佳乐说的,他们坚信发达的通讯可以补救遥远的距离带来的阻碍。


孙哲平离开后,因为思念而发酵的情感在心底生根,成长出的果实大约叫做“爱情”。


可惜,通讯的频率随着彼此的忙碌而降低,通讯的方式也在辗转中一再丢失,到底是谁先不联系谁的也说不清楚,只是分开太久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淡出了对方的生活。


张佳乐纠结了很久,这个不能怪谁,最后只能为这份感情的终结想了个开脱的借口。

“我们还是太过天真,所有的努力都会被时间和距离打败,那些约定在人生中不过是一场小打小闹,幼稚的可笑。”


*尾声


大学毕业第二年刚好迎来了高中母校20周年校庆,张佳乐作为“成功人士”而被邀请参加。学校领导们霸占了食堂摆了数十张酒席,张佳乐到的时候已经快要坐满了,高中一起鬼混过的“狐朋狗友”发现他傻站在门口,急忙迎上来。

“张佳乐!”

“哟!是你啊!出息了啊!”

对方挠挠头,笑着把他推到自己坐的席上,这桌上都是曾经的“狐朋狗友”,看着格外亲切。


“这不是张佳乐吗?”

坐在旁边的人对还没回过神来的张佳乐打了声招呼,声音听着有些耳熟,这词也耳熟。

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张佳乐的心猛得一抽,有什么埋在心里的东西迅速复苏,在这一瞬间疯狂滋长蔓延。

“大孙?”

“嗯。”

“卧槽!我以为你失踪啦!”

“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聊的这么自然让张佳乐又有些恍惚,一切都和五年前完美的衔接起来,情感、对话,甚至现在坐在这里的人,严瓷合缝的,如果不是都成熟了不少他甚至怀疑过去分别的五年是否真的有过。

张佳乐以为他潇洒的抛开了过去,却无法忽略现在这种心跳加快的鲜活感觉,他只好再次寻找借口。

“幼稚就幼稚吧,总归是美好的。”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隔了这么久终于写完了,松了口气。

猴急性格改不了,写个开头就总想着怎么还没写到结尾,所以每一篇都显得有些仓促,这篇双花也是。很少尝试去细致写人物的心理,希望上面乐乐的心理不要显得太抽象ORZ

最后没有写大孙的心理,所以看起来像是BE,其实不是!只是太久不见大孙也不敢确定乐乐是否还喜欢他,怂!(你滚)

总之就是这样结束了,没有再下一篇啦,再见/

评论(2)
热度(13)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