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小打小闹(上)

*给露露子 @花开浮茶。 的生贺的一部分(。),生贺当然要甜甜哒(*´艸`*)
*校园架空,私设如山,文笔糟心,全程充满了一股逗比气息。

以上,希望看到这篇的人能露出笑容


* * *
张佳乐与孙哲平的相识过程,算是一场并不美丽的意外。

作为一名气质高雅的美术特长生,张佳乐的高中生活让许多快要溺死在学海里的同龄人羡慕到眼红,在他们眼里的张佳乐就是炎热的夏天别人都补课呢还可以一个人待在画室一边吃冰一边随意画那么两笔,文化课想来就来,不想待背着画板就跑了,因为每次月考成绩都在上游,老师们对他这种略有些出格的行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他同学更羡慕了,同为美术特长生的也只有张佳乐有这个待遇,不得不感叹有资本就是拽啊。

对于这些略带着酸味的羡慕张佳乐也不是不知道,但是自己下了多大的辛苦用得着和别人说?被当成天才也照样应下。

如同往常,张佳乐在画室一直待到中午,随便吃了点楼下小卖部里买的面包矿泉水,挑了个靠窗的位置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结果刚一闭眼就觉得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脑门直接磕在了桌子上。

张佳乐这一下被砸的有点懵,从桌上弹起来愣了半天才发现是被一颗篮球砸到了,罪魁祸首砸中他之后又骨碌碌的绕场一周撞翻了不少颜料瓶,最后稳稳当当的停在正中间看起来相当硬气。

谁啊这么不道德用篮球砸人!气呼呼的张佳乐抱着篮球走到窗前,旁边正好是个露天的小篮球场,几个男生看到有人,其中一个个头比较大的便朝他喊:“同学!把球扔过来!”

嗤。

张佳乐冷着脸笑了一声,看着下面蹦跶的几个人颠了颠手里的篮球,转身噌的一下拉住了窗帘。外面的人傻眼了,这一看就是生气了,别是砸坏什么东西了吧。

“……”手滑把篮球扔进画室的人这时候怂了,不太敢进去。
“你们先走,我去把篮球要回来。”刚才发声的人安慰了一句就往画室走,其他人还想和他说点什么,他头也没回的摆了摆手,越发大步流星的走了起来。

还在气头上的张佳乐把篮球往垃圾桶里一塞便蹲在地上收拾被打翻的颜料瓶,看到那个男生进来就瞟了一眼继续干自己的,男生也不着急大喇喇的往旁边一坐,端详起了整个画室里唯一一张完成的作品。

“张佳乐?”男生顺着右下角的署名念出了张佳乐的名字,听到自己的名字张佳乐终于放下手里的东西,甩着沾满五颜六色颜料的双手赶人,“起开!谁让你看的!”
“摆着还不让看?”
“不让,哪凉快哪呆着去!”
“这儿就挺凉快的。”
“你!”张佳乐也不管什么脏不脏了,转身从垃圾桶里刨出篮球就往人怀里塞,“拿上赶紧走!”
“那个什么,我叫孙哲平,高三理科2班的孙哲平。”
叫孙哲平的男生往后退了退抱住篮球自报家门,结果张佳乐只顾着把人往外推,“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关我什么事。”直到完全推出去拍了拍手才把门甩上。
“有意思……”门外的孙哲平笑了笑,没有太在意自己被轰出来,转着篮球哼着什么早已跑调的歌离开了这个看起来多少有些阴暗的画室。

有的时候,一个从来没注意过的人和你擦肩而过无数次你都不会注意到,可是一旦认识了,就会觉得——这人怎么走哪儿都能遇到!
张佳乐是文科生,但体育课偏偏和孙哲平的班合班上,回家也是同一条路,只是孙哲平家更远一点,还有还有,连在食堂吃饭都喜欢同一个窗口的!
好的事情可以说巧,可是张佳乐此时的脑子里完全想不到“巧”这个字,想到的只有“倒霉”。

孙哲平又和他那帮狐朋狗友聚在一起吃饭,一伙人时不时的扭头用筷子指着张佳乐说笑,张佳乐很生气,但是并没有办法摆脱这帮小混混一样的人物,只好豪迈的对着再一次转头的孙哲平竖了个中指,并配合一句似乎有那么些霸气可言的台词。
“孙哲平你大爷!”
这下那桌子人笑得更欢了。 

怎么这么烦!张佳乐的内心咆哮着,明明从一开始他才是受害者。

* * *

卡在了该如何让两个人和好这件头疼的事上

不过你要信我,写了上会(尽量)写完下或者中下的(๑ŐдŐ)b

总之希望你能喜欢,生日快乐【蜡烛】【蜡烛】【蜡烛】

评论(2)
热度(23)
  1. 花开浮茶。非鱼原型机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很甜啊啊啊啊啊啊QUUUUQ好看!!!!!敲碗催更!!!!!爱你呢!!!!!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