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意绮】

#意绮#意味不明的短小精悍的段子,就当是提前的中秋节贺文吧

绮罗生寒夜坐于画舫外抚琴,毫无掩饰的脚步声靠近,从身后轻轻的抱住了这名同样毫无防备的白衣刀客。琴声一顿,抚琴的手搭上环抱着自己的手。
“今夜寒冷,兄弟为何不入画舫之内?”
“早已嗅到雪脯酒的酒香,特意在此处抚琴恭候伟哉剑宿大驾光临。”绮罗生回头笑意盈盈的对上来人微蹙的眉眼,手上的力气加重了几分,“只是未曾想到兄弟脚程这样慢,绮罗生的手都冻僵了,啧啧,想必刚才的琴声损了兄弟的瑰耳了。”
触及微凉的指尖,银发剑者反手化出一套酒具,取出早已备好的雪脯酒斟满一杯送到绮罗生的唇边,“兄弟的琴声依旧,不过看来吾要向兄弟赔罪了。”
“那可就不是这几瓶子的雪脯酒就能了事了。”
就着意琦行的手饮完了一杯,无法控制的琼浆沿着丰润的唇流下,意琦行凑近吻掉了溢出的酒液,绮罗生眨眨眼不闪不避,在对方的薄唇上吻了一口。末了意琦行执起绮罗生的双手,附在嘴边呵了口气便啄吻起来。
“饮过酒可有暖些?”
绮罗生点点头,感受着从指尖传递到全身的温暖,“大剑宿还没有说如何向兄弟赔罪。”
“你要如何才能满意?”
“今夜虽是寒冷,但是恰逢圆月高照,兄弟不妨就在这月下为绮罗生舞剑吧。”
“好。”松开怀里的人立于江畔,水袖轻轻一抖春秋阕应声出鞘,“兄弟可否为吾再奏一曲助兴?”
“定当如此。”话音刚落,二人最为熟悉的《酔寒江》就从绮罗生灵活的指尖奏出。
“哈哈,寒夜寒月再有兄弟的酔寒江相伴,当下舞剑真是美事一桩,无酒也醉!”

-END-
即使是这种小段子也有高大上的写在最后:总觉得霹雳的CP都太纯情了,接吻都嫌尺度太大(。)稍微写一下,中秋节要到了,剑宿和我们都很想你呢!

评论
热度(5)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