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漠御】四季·夏

*架空/严重OOC

*依旧一看就有病的风格 傻白甜

*文笔很粗糙 很急躁 只是在讲故事


西装革履坐在办公室里的漠刀绝尘把一摞文件搞定后,终于能歇口气,只是想到家里那位又愁上了。入夏不过一个月,御不凡便开始喊热,什么都不肯吃,眼瞅着养病期间养回来的圆脸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尖了下来,漠刀绝尘能不愁嘛!

 

为了能让御不凡好好吃饭,漠刀绝尘也不是没想过办法,既然御不凡自己做的不吃,那就一起下馆子。结果点的菜人一筷子没动,倒是免费赠送的酸梅汤结结实实喝了两大碗。

 

漠刀绝尘豁出去了,他要亲自下厨,这样御不凡总不会不给面子吧。但是漠刀绝尘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为,进厨房不过5分钟就摔掉了4只碗,当第5只碗掉地上变成碎片后,在客厅的御不凡眼角一跳终于坐不住了,冲进厨房把漠刀绝尘轰了出来。

“御不凡……”

“我的碗啊!”

“地摊上买的,摔了就摔了,不值钱。”

御不凡停下收拾的动作回头瞪了漠刀绝尘一眼,“像我这样节俭的人,就算是地摊上买的摔了也会心疼啊。”

“我……”

“漠刀先生,以后不要再接近我的厨房!”

 

漠刀绝尘也不知还能说什么,只好抄着两只手回到客厅坐下,瞪起了天花板。这次之后,御不凡对漠刀绝尘彻底下了禁令,厨房再不让他进,还隔三差五拿出来笑话一番,漠刀绝尘也很是无语,只能继续抬头和天花板培养感情。

 

其实最开始漠刀绝尘想请个保姆负责一日三餐,但是被御不凡拒绝了。他曾经说过,做饭是男人的浪漫,这个漠刀绝尘当然是不太懂,不过既然御不凡喜欢,那就让他来吧。

 

漠刀绝尘短暂回忆了一下最近的痛苦经历,决心要是搞不定御不凡他就不是漠刀绝尘。

 

晚上推门进屋,就看到御不凡趴在椅背上赖在空调前,听到他回来头都不带转的嘟囔一句:“绝尘你回来啦,饭菜在餐厅,现在刚好吃,你赶快去吃吧。”

“你呢?”

御不凡哼唧了几声表示自己吃过了,其实他不太擅长撒谎,漠刀绝尘一听就听出来了,连人带椅子把御不凡拖到了饭桌前,“快吃。”

“吃不下,反胃。”

漠刀绝尘突然来了兴致,伸手摸了摸御不凡的肚子,“御不凡,你是不是——嗯?”

“绝尘!你你你——真是太无聊了!”御不凡抄起手里的折扇给了漠刀绝尘全力一击,气呼呼的拖着椅子跑回客厅吹冷气。

漠刀绝尘嘿嘿一笑,三下五除二解决掉自己的晚餐,拿了一份清粥小菜黏到了御不凡身旁。此时的御不凡闭着眼睛趴在椅背上,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很享受的样子。

“吃吧,”

“不吃,除非……”

“怎样?”

“除非你喂我~”

“……张嘴。”漠刀绝尘擦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黑线,舀了一勺粥送到御不凡唇边,御不凡也没再捣乱,乖乖张嘴吞下了那口粥。而后,两人都不再言语,御不凡就这样闭着眼睛结束了他的晚餐。

 

“嗯嗯,不错不错,服务很到位。”饭后御不凡没心没肺的夸奖。

“御不凡,你!”

“啊呀~诶哟~我热得要晕倒了~”可劲儿使唤了一把漠刀绝尘的御不凡溜进卧室把自己摔到了床上,漠刀绝尘只好摇摇头把那些碟碟碗碗收拾在一起,也跟着跑进了卧室。

 

“绝尘,你怎么也来这个屋子啊!”

面对御不凡的询问漠刀绝尘有点摸不到头脑,自己的屋子还不能进了?

“你忘了!昨天说好的天凉下来前你去客房睡的啊!”

“什么时候?”

“就是……之后,你别说你不记得了。”

漠刀绝尘努力回想昨晚的情景,似乎还真有过这个画面。

“御不凡……”漠刀绝尘好好打量了一下御不凡的装扮,衬衣休闲长裤,再看自己的,大裤衩子配凉拖,给他提了个建议,“嫌热可以把衣服脱掉。”

“像我这么斯文的人,怎么可能像你一样光着膀子到处跑。”

“在家里怕什么?”

“万一来人呢?”

漠刀绝尘想了想御不凡衣服下面的身材,突然打消了这个念头,“嗯,再多穿点。”

“想什么呐!”

御不凡又用手里的折扇敲了漠刀绝尘的头一下,一边喊热一边跑去了了客房。望着御不凡一溜小跑离开,漠刀绝尘更加无奈。

 

这个夏天……还很长啊。


评论(4)
热度(14)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