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原型机 | Powered by LOFTER

【漠御】四季·春

*架空/严重OOC

*一看就有病的风格 文笔差劲 只是在讲故事

*其实是很无聊的梗


因为一些不堪回看的往事,御不凡失去了所有的家人,自己也在床上结结实实躺了一年,好在一切归于平静后,他的身边还有漠刀绝尘和好友们。

这是漠刀绝尘和御不凡生活在一起的第一个年头,出院后漠刀绝尘想把御不凡接到了自己的公寓。可御不凡折腾了两天就是不肯,以前整天赖在漠刀家不走,现在让他来了他又想自己一个人住。知心大哥哥雅少对此表示见怪不怪,他俩总是轮着黏对方。最后漠刀壮士直接把人扛到了自己家才消停。

出于对御不凡身体健康的考虑,漠刀绝尘决定每天早晨拖着御不凡晨练。清晨6点30分,初春的天刚蒙蒙亮,漠刀绝尘的生物钟准时唤醒了他,翻身看到枕边人还睡得死沉,有些不忍心叫他起床。轻手轻脚收拾妥当已经过了20分钟,漠刀绝尘想着再不把御不凡弄起来晨练就没什么意义了。

“御不凡,起床。”漠刀绝尘坐在床边,揉了揉御不凡被刘海覆盖的额头。

御不凡抓着漠刀绝尘的手蹭了蹭,扯到怀里搂紧,眼睛都没试着睁一下,含糊着说:“唔……绝尘,再5分钟。”

其实每天喊御不凡起床对漠刀绝尘的定力都是一种考验,漠刀绝尘在脑内进行了一番天人交战后,稳了稳呼吸俯下身凑到御不凡耳边轻声道:“来,伸手抱住我脖子。”

御不凡很听话的伸手搂住漠刀绝尘的脖子被吊了起来,挂在漠刀绝尘身上好久总算清醒了。

最终出门天已经大亮,广场上年轻人已经散去,只剩一些打太极和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太。

“真有活力啊。”

“嗯。”

“躺了这么久,其实出来走走也不错。”

“嗯,要早起。”

“像我这么爱睡懒觉的人,早起是件很困难的事啊~”

“我叫你。”

“绝尘你看,有的树开始抽绿芽了,春天真的到了喔~”

“嗯。”

漠刀绝尘拉过御不凡的手,微凉的指尖蜷在一起攥入手心。

这天晚上御不凡掐着漠刀绝尘回家的点做了一桌子的好菜,还各种献殷勤,漠刀绝尘吃饭他就盯着看,看得漠刀绝尘浑身不自在。

“御不凡,你想怎样?”

“绝尘啊~你说像我这么闲不住的人,怎么能在家里坐得住~”

漠刀绝尘看御不凡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就知道他肯定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你要干嘛?”

“我想开花店。”

“……”

其实御不凡这个提议不错,他本身就喜欢摆弄这些花花草草,开花店倒也合适,有事可做总比每天在家闲着无聊好。

“嗯,可以。”

得到漠刀绝尘首肯,御不凡捧起他的大脸吧唧亲了一口,然后一边滔滔不绝灌输自己的经营理念,一边不停往漠刀绝尘的碗里夹菜。漠刀绝尘听着御不凡不着边际的胡说八道,也不停往御不凡碗里夹他喜欢吃的菜,偶尔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漠刀绝尘有自己的一家珠宝公司,其实他有想过再过段时间让御不凡进自己公司工作,毕竟在御不凡出事之前是苦境出名的珠宝设计师,可是既然御不凡有了自己的想法,也就随他去了。

说干就干,御不凡精神特别足,拉着漠刀绝尘四处逛,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选铺面还是纯粹乱逛。挑中了几个位置反复对比后,最终选定了一条步行街内的小商铺,商铺面积不大,30平左右,离家也比较近,步行半小时就到。

两人翻了半天黄历敲定了日子开业,御不凡亲自选了请柬写邀请函。

“……要请刀无极吗?”

“……”

“他毕竟是你二哥喔~”

“这是你的店。”一切都是你做主,不用考虑我的感受,漠刀绝尘这样想着。看御不凡挠了挠头,最后还是把写给刀无极的请柬揉成一团丢尽了废纸篓。

请柬顺利寄出,可是开业当天一整个上午,竟然没有一个被邀请的人来。漠刀绝尘想给他们打电话问什么情况,被御不凡按下,也许大家都比较忙吧。一个人又喷着洒水壶东跑西跑,招呼着几个客人。

漠刀绝尘知道御不凡虽然笑得开心,可实际上已经很受伤了。

下午3点,步行街口突然骚动起来,四五辆豪车停在了外围,十几号人呼啦一下冲到了御不凡的花店前没再敢进。漠刀壮士一脸凶神恶煞的挡在店门口,一副“你们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别想好过”的表情,看得一众人直冒冷汗。站前面的几个人推推搡搡,最后啸日猋一脚把雅少踢到漠刀壮士面前。

雅少理了理衣服,换上一脸无辜的表情赔礼道:“抱歉,我睡过头了,他们都是等我才来晚的。”

何止是等啊!十几个人跑到雅少卧室里轮着敲锣打鼓费了半天劲才把雅少从床上拖起来,雅少说他前一晚辅导霜儿做功课有点累,霜儿表示这是诬陷,明明很早就睡了。

“像我这么大度的人,当然是不会和你们计较啦~”

“不行!既然我们来晚了,一定要做点什么弥补一下!既然人这么多,我就来段儿美声歌曲助兴吧!”醉饮黄龙拔高的音调真是振奋人心。

“那我作为罪魁祸首就来拉一段胡琴吧。”雅少不知从哪里摸出了胡琴,墨镜一戴衣摆一挥凳子上一坐就咿咿呀呀拉了起来,醉饮黄龙赶紧跟着唱。

“我来跳支舞~”啸日猋立刻扭了起来。

过了两分钟漠刀绝尘默默掏出了叶笛准备加入,被御不凡喝止。

“醉饮黄龙,你唱得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当然是《难忘今宵》!”

“雅少,你拉得什么?”

“《今天是个好日子》。”

“啸日猋,你跳得什么?”

“这都看不出来,是三人转。”

御不凡觉得自己头有点大,拉了拉漠刀绝尘,悄声说:“绝尘啊,你说我的花店经营的下去吗?” 

漠刀绝尘在心里把御不凡夸了千百遍,最后脱出口的只有:“嗯。” 

———————————————— 

其实有个人是在花店开门时准时到达的,只是他没被邀请。 

刀无极躲在拐角处看着御不凡笑得一脸柔和,泪痣明媚,攥紧了手中的笛子:“其实我也可以吹笛子的。” 


评论(2)
热度(19)

专注撒糖三十年 杂乱无章 什么都有